別時容易

十二月 23, 2010 at 10:35 上午 | 張貼於不知所謂 | 別時容易 已關閉迴響。

一年將盡,收拾雜物是其中一個重頭戲,包括收拾這裏的網文。

幾年來,寫下一大堆亂糟糟的東西,也應好好檢點一下、包紥好並封存。

這裏將不再更新了。

別時容易--不知怎的想到這句,說來有點失實。

人一走,茶就涼,我去喝涼茶了。

謝謝每一位來過的人,疑幻疑真的朋友。

祝大家如常地健康、快樂!

偶然

十二月 19, 2010 at 10:50 下午 | 張貼於不知所謂 | 發表留言

巴士自西面的馬路飛馳,冬天日短,混濛的暮色曖遠的灰煙裏沉浸着半輪日色,無力地染盡黃昏,呀──

這種風景,百看不厭。太陽天天在同一方向落下,但蒼山如海斜陽如血的一瞬,今天我卻偶然看見了,不遲不早。因為偶然,毫無準備,只能怱怱一瞥,不及留影。

每一次美景襲人,你都覺得偶然,但偶然是什麽?

你碰到的一個人、走過的一段路、看見的一朵花、踢到的一塊石、吹過的一絲風,全都事出偶然嗎?

如果我不是我,我不住我家,我家不在這區,我沒有搭上這一輛巴士,巴士沒有在這一刻經過西面……,如果今天不是晴天,如果雲太厚,如果山太高,如果沒有空闊的海……,如果我沒有因事外出,如果約會不在這個鐘點,如果約會地點不在這方……,如果我不坐在車廂的右方,如果我得不到一個靠窗的位置,如果我沒有留神……,又或者,如果我失明……

只要這一連串如果之中的任何一環沒有出現,偶然,還會發生嗎?

在這一個週日的黃昏外出,乃因為一個朋友,因為這個朋友生日,因為生日約吃晚飯,因為晚飯約在打波之後,因為我沒有如常一起打波,我沒有打波是因為我右手的傷,我右手的傷因為個多月前的意外,意外是因為一次遠足……

夠了,毋須再追溯上去。這一大堆因為,是否今天偶然的遠因?如果「偶然」是一堆「因為」所產生的結果,偶然還算是偶然嗎?是耶?非耶?

一本有趣的小書

十二月 17, 2010 at 11:10 上午 | 張貼於沉迷讀品 | 發表留言

《Excel函數實例》.140頁.盧洋編著.萬里機構、萬里書店出版.ISBN 9-789621-424884

對電腦的應用程式我常常抱有好奇之心,想像電腦應該是萬能的,因而很多功能就在這種情況下發掘出來。

昨天擬將一張Excel表格從橫排轉為直排,原始的方法是重新打過;密密麻麻的數據,重新輸入,很容易出錯,而且方法太笨。我認定電腦有這個功能,只是不知怎樣入手,於是去問人,誰知那人也不懂,不過她從抽屜找出一本祕笈,不消一刻,我的問題便找到答案;想要的效果,也由三兩個鍵解決了。

再翻一翻,這本祕笈還有許多好玩的功能,例如計算從某日到某日一共相隔多少日/月/年,往時我把兩個日子相減,原來這也有一個指令,相當簡單。

這本書的好處是寫得相當簡潔,附有範例,一看就明──不過,這個「一看就明」,當然包括你要消化消化中文的電腦詞彙,用慣英文電腦平台的人,對着「傳回查詢向量或列中的數值。LOOKUP函數有兩種語法:向量和列陣。」這種說明,真要好一會才理得清一頭霧水。

有趣的是,我去Anobii查一下,這本小書居然也被收在某些人的書架。Anobii也真包羅萬有啊!

左手日記之八

十二月 14, 2010 at 3:55 下午 | 張貼於不知所謂 | 發表留言

霧裏看花,暗室觀石,濁世閱人,三者間,最易似乎霧裏看花,今晨大霧之一景也。

一早起來,遠山近水皆煙濤微茫,幾疑春已近,卻知冬未去。柳永有「霧靄沉沉楚天濶」,正合眼前光景。

打開2011的日曆,白茫茫的早上,很有「無奈已歲暮」之感,頓覺無論身外物或心內情,都應收拾一下了。

近來的日子是糊成一塊地過的,即是變化不大,一日不覺一月,穿衣三兩件,吃飯兩三餐,讀書於秋月冬風之間,簡單到無以復加,這才發現,「原來」兩個字,要隔點距離才看得清楚。離了原來,方知原來。

咳嗽已輾轉翻騰三週半,仍有似去還來之勢;三天份量的葯吃了三次,猶猶豫豫,癒也不癒,我隨它,不在意了,只是葯吃多了,口苦味淡,睡意殷殷,因之胃口指數欠佳,睡眠質素極好,一得一失,未解勝負。

右手即將解禁,其間常遇人問:「痛乎?」早已不痛了,這奇怪的手,除當初一折之際,其餘時間均在默默復原,一點一滴,不為人知地。旁人見石膏敷着一大塊,想像必定極痛;每遇不知事者,反由我來安慰之,勿念勿念。看得見是傷,看不見是痛。

上週覆診,推開醫生房門,醫生甫說:「好似見過你。」我極力搜索人腦database,幾乎衝口答曰:「喂我無見過你喎。」凡遇這種情形,我想像世上另有與我相似之人,不時出現,卻未曾相遇,很好奇。

這個醫生很謹慎,見上一次石膏打得不理想,雖只餘二週,仍吩咐拆了再造,還親自押解去見石膏師父,說明怎樣打造,才放心而去。六十元,連工包料,我換石膏套子如換衣服,只是再次面對電鋸,我問除此以外還有他法嘸?師父說,「不用電鋸的方法更可怕耶……」我連忙住口。

日夕已慣使左手,穿衣吃飯,無往不利,無有不便之處,連去吃白粥炒麵,粥店的阿嬸亦細心問:「要不要給你一只叉?」,去快餐店亦有人捧餐,坐以待吃,待遇之佳,從未有之。

福兮禍所倚,損手一事,我並無慘痛之感,唯是辜負了幾個美好週末之山水樂趣而已。其餘雜事處之淡然,未之有憾也。

小事一件

十二月 8, 2010 at 3:27 下午 | 張貼於不知所謂 | 2 則迴響

阿姐去寄信,被郵差窒:「只寫上海,不行,要寫『中國』,地址才算齊全。」

好,算你對。

今天又寄一信,遇同一郵差,又被窒:「韓國?南韓定北韓呢,要寫清楚!」

阿姐起火了,「不是寫着Seoul嗎?北韓有Seoul嗎?」

嗚,我都不知誰對誰錯。

笑話的小啓示

十二月 7, 2010 at 11:01 上午 | 張貼於不知所謂 | 發表留言

讀毛尖的《亂來》讀到笑話一則:

熊貓跟斑馬做了一會子朋友後要分手,熊貓對斑馬說:「媽媽說身上有紋身的多是流氓。」好一個斑馬也不甘示弱,回應道:「人說經常戴着『黑超』的多是黑社會。」

 

這故事裏有幾個問題:

  • 人們常憑外表判斷人品/人格,熊貓即使與斑馬交往了一陣子,仍免不了受別人影響而對斑改觀。
  • 誰最可信?媽媽的話抑或自己觀察所得?
  • 有諸內形諸外,果如其言?即是說,你是怎樣的人,就會不其然在衣着打扮上表現出來?
  • 做朋友最忌猜疑,遇有不合,及早分手為妙。
  • 物以類聚,還是跟同類做朋友好了。
  • 錯誤判斷會影響後果,但我們如何證諸對錯?

左手日記之七

十二月 6, 2010 at 3:49 下午 | 張貼於不知所謂 | 發表留言

第二次覆診就學乖了。

上一次,三點覆診的病人,如要照X光,護士說,十一點好來了,不然趕不及。嗚,誰想到呢?!

第二次,早到二小時,X光部仍然人山人海人山人海,還有上了手鐐的犯/病人,濟濟一堂,仔仔女女一堂。

先去交診金,再去死光部排隊,得到一個號碼,才去吃飯。飯後回去死光部,距離預約時間尚有很早,忽然又叫名了,先前那個號碼,不管用。

三十秒照完死光,不用等底片沖印,檔案由電腦上傳到醫生處,慳水慳力。

再到骨科排隊,病人太多,永遠不能在預約時間應診;病人要有心理準備,死等爛等,終會等到。候診大堂黑壓壓都是斷手甩腳的人,垂頭喪氣的,我算傷勢輕微。

輪到我了,醫生望着底片說,「正面很好,側面差一點。」噫,好含糊,不知是說腕骨差一點長得好還是差一點長不好。

石膏模子鬆跨跨的,醫生說換一個吧,很隨意地,像換件時裝。

誰曉得石膏是怎樣拆的?

只見石膏師傅拿着電鋸……

師傅還不忙聊天,「關什麽愛基金,不如多放資源到醫院,醫生也不至於一個一個離去……」

吱吱吱,舊石膏拆下來,上了一個更緊的,整天像被人緊緊緊緊握着,來個湯馬斯大迴環也不怕。

「下一位……唉,今天又不能準時下班了。」師傅說。

是的,整間醫院,最辛苦的,不是病人啊。

十二月 6, 2010 at 2:43 下午 | 張貼於不知所謂 | 10 則迴響

去尚纏綿,除了用來寫小說,還可用來形容──咳。

年來年去,也不管人愛惡喜樂,咳嗽堅持不請自來,它比候鳥更守信,從未失約。

已經過了二週,看來不可能自然痊癒,遂光顧醫生甲,開的葯水,明黃亮麗,似菠蘿蜜,一面喫,一面唸「波若波羅密多,不生不滅,不垢不淨」。葯喫光,咳嗽一貫不生不滅,不垢不淨,且不增不減,甚有原則。

又光顧醫生乙,這次的咳葯水呈粉紅色,如炎炎之櫻,緋色嬌嫩,蜜味香甜,可是對於咳,仍束手無策。

故良葯苦口,有其理焉?

甲醫乙醫均囑咐,要戒除冰涼冷凍之食物。如是者,一切令人心寒之事,亦請遠離;此期間,我對一切冷言、冷語、冷面孔、冷箭、冷槍、冷血行為等,均無力抵抗。

會好起來的,我相信,一如去年前年又前年,所有的、曾經的,不是全都過得去嗎?

懨懨地等待。

* * * * *

秋轉冬,桂花香裏,宮粉羊蹄甲紛紛飄落,此花彼花,季節過後,無不一一消失。

左手日記之六

十一月 24, 2010 at 11:58 上午 | 張貼於不知所謂 | 2 則迴響

己經萬七次描述事發經過、萬八次陳述傷勢狀況、萬九次講述治理過程,再有人問,我寫塊牌子掛在胸前,你自己看吧。

病假紙上寫着X月X日至X日準予病假,避免粗重工作。咁,即係返唔返工?何謂粗重工作?我連剪指甲梳頭髮撕開一張糖紙也未有力喎,可是剪指甲梳頭髮等等不是工作囉!

本月信用咭月結單,總額係:零。不能簽名,總有個好處。

都是用現金消費,大把大把的銀紙花出去,很有質感。小額則用八達通。感謝城市進步。

日後auditor來公司核數,將會發現大量內部文件上有烏呢嗎叉的簽署,這是我左手簽的,沒辦法。

石膏模子又鬆動了,幾乎可以旋轉,可能瘦了,有時想把它拿下,先穿衣,再戴上,它成為衣服部件了。紥着右手可減肥,效果不錯。

白色石膏看久了有點悶,能不能來點貼紙,例如超人、叮噹、比卡超、花師奶、哈姆太郎……

吃西餐不能multi-tasking,例如不能一手執麵包一手握湯匙,更不能据扒,不過左手使箸可以把一顆青豆夾起送進咀吧,吃麵條則在練習中。

單手打字,思路混亂,顧得串字顧不得文法,單(左)手寫字還好,起碼可辨認。

左手字

孤寒

十一月 23, 2010 at 3:04 下午 | 張貼於不知所謂 | 發表留言

閒談中說起「孤寒」,我早已被喻為「慳妹」,這是美喻,背後含義亦是孤寒,即白話的「吝嗇」。

節儉由來是美德,但節儉過了頭,變成孤寒,會引來訕笑。

可知道,節儉不一定變孤寒,孤寒也不一定出於節儉。兩者無必然關係。

節儉與孤寒,更不一定緣於富或貧。

女人孤寒,或會得人體諒為精打細算;男人孤寒,往往被人視為斤斤計較。兩種同屬小微小眼的行為,原本不分軒輊,後果卻可以相反。

而男人孤寒往往有被唱通街的危機,名垂千古。

這是發生在我身邊的故事:

A擬在家中開大食會招呼同事,一時間忘記買長法包,BCDEFG各人剛好來到超市附近,A打電話叫B順手捎一條法包,B取過麵包去到收銀處,忽見超市特價,買二條麵包可省一塊半之類,C算來算去,便宜要貪,便大力慫恿多買一條;付款時,B見C伸手入袋,以為他打算付款,卻萬料不到,他掏出一張──印花收集咭,並且,大模斯樣遞過去。錢是B付的。

另一件聽來的事:

甲乙丙丁四兄弟慶祝母親節,沒有預早訂枱,晚飯到處滿座,最後,只有快餐店有位。安坐後,大哥去買了幾份晚餐,回來宣佈:「大家要夾錢(湊錢)啊!」

請阿媽吃飯,不過二三百元之數,大家認真計算,每人幾元幾角,雖惆悵,卻公道。

卻料不到,四弟竟說:「我只喝了杯奶茶,我付七元足矣!」

嘻嘻,這樣錙銖必較,必有其樂,旁人不明,唯有甘拜下風!

後一頁 »

在 WordPress.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.
Entries留言 feeds.